不自然理論

關於部落格
韜光養晦中

  • 577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舊夢




        不知道已經有多久沒有回到嘉義那個地方,甚至可以說是連作夢都很少夢到了。
        只是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我休學的那一陣子,心裡猛然的出現一種想要回去的念頭,強烈的就好像有幾百萬隻螞蟻正惡狠狠的咬噬著心頭,恨不得至我於死的那種感覺。
        也許,是聽了老同學提起以往的往事,心頭所起的心理作用吧?
        他們說老師最近身體不好,這段日子總是在醫院進進出出。

        其實嘉義算是我的故鄉,只是那裏除了一位和我同姓的國小美術老師之外,也沒什麼值得我懷念的。
        倒也不是我自暴自棄,而是我以前真是個不受歡迎的人物,或許還有人希望我永遠別回去,那麼或許就可以把和我相遇的那幾年當成是一場噩夢而已。

         我,是個壞孩子。

        經過一番不情不願的掙扎,也為了我可貴的睡眠著想,我買了一張北上的車票,什麼行李也沒帶的就跳上了火車,搖搖晃晃的往那塵封已久的過往而去。
         下了車,古老的車站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還是一樣貼著原本米白卻被風雨洗得泛黃的丁掛磁磚,巷道的路線也沒什麼改變,還是一如記憶中的那般模樣。
        只是路邊的樓房變了,以前小時候我最愛吃的那家火車頭米粉湯,木造的日式平房老早就已經變成五樓的透天厝,慶賀著新居落成,繡著五福臨門還是什麼喜慶主題的紅布幔還高高繫在門上,垂下的五色絲穗還在迎風搖擺;往常那塊擺在店頭的木板漆字立牌,也變成了會在夜裡繽紛閃爍的壓克力招牌。
        米粉湯的老闆還是在的,只是他的頭髮蒼白了一些,所幸面色紅潤,招呼起客人依舊是那麼的中氣十足,想來這幾年必定是過得不錯。
        癡癡的站在米粉湯店前一會兒,終於被老闆那句既熟希又懷念的:「小姐僅入來坐!有飯有麵擱還有米粉湯喔!」所打動,也不管自己才剛剛再火車上海k了一堆垃圾食物,硬是叫了一碗米粉湯,大咧咧的坐下來回味著這記憶中的亙古美味。
        只是煙霧繚繞之中,我的眼睛竟然也有些淚水湧現。

        總算,還有一點點沒變,真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