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然理論

關於部落格
韜光養晦中

  • 5776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未命名1.7 『真雷斬』。

 作者  imhmdh (隱歿的蝶)                                     看板  ButterflyD
 標題  [原創] 未命名1.7  『真雷斬』。
 時間  Tue May 26 22:29:25 2009
───────────────────────────────────────


『真雷斬』。
===============================================================


    九尾知道這群人裡面做主的是這個頭也不回的男人,所以即使對方
擺明著無視於她,她還是對著他的背影,扯著嗓子哇啦哇啦的大叫。

    「喂!你說說話!你說說話呀─」雖然身陷險境,但是九尾還是改
不了狐族天生的頑皮個性,朝著他的背影擠眉弄眼的扮鬼臉,惹得在身
後壓陣的一群人想笑又不敢笑。
    尤其是變作人形的她,做起這些舉動簡直就像是個活潑可愛的迷人
少女,看得進藤諾一一雙眼兒滿是桃心,就連沉默寡言的武鷹也被她多
變的表情給吸引,總是冷峻的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微笑。

    「妖怪都像妳一般吵的嗎?」如月學不知道是終於走到了目的地,
還是終於受不了她的聒噪,轉頭一個凝眉說著。

    這狐妖是神經太大條還是真的不知死活?

    一般的妖怪要是聽到赤羽的名號,早就嚇得雙腿發軟直求饒了,哪還
像她這般話多?

     竟然嫌她聒噪!?

    九尾聽見他這麼說,紅嫩可愛的雙頰氣鼓鼓的就要發作起來。
    這人說的是什麼鬼話?要不是剛才他打死不肯理她,她又何必對著他
的背影鬼吼鬼叫!?
    「我─」不過話出口之前,她想起了他掛在腰間那把白晃晃的刀,於
是連忙訕訕的把抗議吞回了肚子裡去。

    她可是一點都不想跟它親近!

    哼哼!識時務者為俊傑!她用她爺爺的名譽發誓!(是說...狐狸有名
譽的嗎?)要是讓她跑掉,她不反過來整他個七暈八素,她就不叫九尾!

    「話說完了嗎?說完了就趕快離開吧!再讓我看見妳一次,我可是不
會客氣。」如月學指著村口往外的碎石路子,冷冷的說道。
    身為保護人民的四羽軍,他也不想造成人民太大的恐慌,畢竟有個妖
怪混進村落還跟他們做成了朋友好幾個月,可不是一件太好笑的事。

    不管怎麼說,她總歸是妖。

    她沒傷人,那麼他也不與她計較,可是這可不代表他會無視於她的存
在。

    他已經幫她捏造好了一個很完美的理由,一個奉旨雲遊的巫女,即使
在當下離開也不會有人質疑。

    最好的方式就是她自動自發,識相乖乖的離開這裡,否則他也不會吝
嗇『送』她一程。

    如果九尾夠聰明的話,她應該就這樣往村外走,走得越遠越好。
    可是她雖然喜歡跟人類孩子親近,可是對大人的態度可就完全不是那
麼一回事,雖然她不像族姥那般將人類當成低等動物來看,但是那分傲氣
卻也跟族姥學了七八成,如月學那種把她當成什麼恐怖的妖魔鬼怪的語氣
(是說人家也沒說錯,姑娘妳真的是妖呀!),讓她可是十分十分十分的不
滿到極點。

    哼!他把她當成鬼魅魍魎,她都還沒嫌他是下等愚蠢的人類呢!
    趕趕趕!她九尾是這樣讓人隨便一句話就可以捻來捻去的嗎?
    她又沒做什麼壞事,憑什麼一句話就要趕她走?
    她在幫這些村民趕著東來狩獵的妖怪時,這傢伙還不知道帶著他這批
手下在哪座山上露營呢!?

    「話說完了嗎?說完了就趕快離開吧!再讓我看見你一次,我可是不
會客氣。」九尾學著如月學,一手扠著腰一手指著村口往外的碎石路子,
對他翻了翻白眼,還扮了一個大大的吊死鬼臉。

    哼!要打就來!她才不會當縮頭烏龜!( 其實是回去被族姥知道她就
這樣乖乖的夾著尾巴逃掉了,會被族姥修理得更慘......)

    「等等!要打架?」緋裳巫女拓植律眼見兩個人瞪來瞪去就快要瞪出
火來,連忙從小布包裡變出一塊巾子來鋪在地上,還拿出用油紙包好的三
色糯米糰子,好比要去賞花野餐似的坐了下來,一邊咬著糰子,一邊口齒
不清的的揮了揮手:「走了好久我肚子好餓,你們可以開始打了。」
    反正打架她又派不上用場,不如先喬好位子看戲再說。
    拓植律邊咬還邊佈下了結界,免得自己被流彈波及,想來對這種場面
已經十分的有經驗。

    御殿赤羽中,年紀最大的以亞已經是個有孫子的女人,看著剛剛九尾
寧願挨打拼命護著孩子的樣子,她可是怎麼也打不下手。
    「我突然想起來......我的藥好像用光了!我回村買、回村買!」以
亞大嬸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還沒等其他人做出反應,拔腿就往村裡跑,
速度之快真是讓人不得不稱讚她老當益壯。

    (不過話說回來......大嬸妳背上滿滿的那包是都塞棉花來著的嗎?)

    「我......我忘了帶陰陽符,叫不出式神來!」看見以亞大嬸就這麼
跑掉,進藤諾一轉頭瞪了瞪一直飛在他身後三尺遠的闇天狗,只見威風凜
凜的天狗大爺很無奈的哀鳴了幾聲,含淚變成一隻迷你小柴犬之後汪汪了
幾聲跑掉。

    跟到這種主人,祂真是倒了三輩子霉。

    「阿濱肚子餓......」阿濱見到了律手上的糯米糰子,整個人渴望的
巴在結界上,不停的擦著口水。
    只見律很沒同情心的把糯米糰子全部都給塞進了嘴裡,連帶的把竹籤上
的糯米渣渣都吃得一乾二淨之後拿出了竹子水壺喝上了一大口水,更過份
的是還拍了拍肚子,打了一個無敵滿足的飽嗝,讓巴在結界上的阿濱看得
眼淚都快飆出來了。

    「......」

    武鷹更絶了,直接倒在路邊裝睡。
    反正他本來就不會說話,裝睡還比較自然。
    (是說......能在大馬路上躺著就睡也需要一點特異功能就是了。)

    「還打不打?」九尾這下可得意了,捲起了袖子插著腰,又瞪了如月學
幾眼。
    「妳......」如月學給她這副小人得志的表情氣得好氣又好笑,難道她
以為單打他就會怕了她嗎?

    憑著他手上這把『真雷斬』,只怕這隻笨妖有十條命都不夠抵。

    原來九尾對如月學那把刀感到莫名的厭惡不是沒有原因的,如月家代代
相傳的這把真雷斬,刀身上那繚繞環伺的白光可不是什麼普通劍氣,而是由
百名得道術士日夜持咒結念數十寒暑而成,對妖怪可是有十分強大的殺傷力
,一般道行不夠的小妖要是見著了,老早就被這光給震暈了去。

    她能夠見了這光而面不改色,可以說是不簡單的角色和修行了。

    算了!她真想死,他又何必怕傷著她!

    「喂!等一下─」如月學衣袖一振正要抽刀,那頭的九尾又連忙的喊著。

    這隻聒噪的妖又怎麼了!?
    說要打也是她,喊停的也是她!到底是想怎麼樣!?

    「我想過了,我這隻法力高強的妖,欺負你一個小小的人類,實在是太
不公平了,所以今天還是這樣算了吧!」九尾搖頭晃腦,滿懷大愛慈悲說完
,笑著對他揮了揮手,施了個神隱之術之後便隱身從如月學眼前遁去。
     (她可不是溜走喔!是不想欺負弱小!不想欺負弱小!)

    好在九尾的直覺也很正確,否則光是被『真雷斬』的刀氣掃到,她可能
就要躲回山洞裡養傷近百年。

    「你們......」如月學瞪了一瞪拓植律和進藤諾一,這兩個人明明都有
本事識破九尾的神隱之術,卻還是讓九尾輕輕鬆鬆的就這樣跑掉。

    進藤諾一被老大盯的全身長蟲似的扭了又扭,心裡實在很後悔剛剛沒跟
著武鷹趴在地上裝睡。

    拓植律卻不吃如月學這一套,她本來就不是他的手下,在神殿裡的地位
可也不輸給他:「別看我!你要是真的存心想殺她,哪還用得著我們!」

--
※ 發信站: 批踢踢兔(ptt2.cc)
◆ From: 218.164.36.214   

樂市裡只只看得到真雷斬的樣子,可是看不到它發不發白光,
如果不是就請將就一下吧ot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